请输入您要查询的关键词

武汉楚才作文登报作品《芬芳何处寻》

2020-09-17 16:51:52     标签:其他杯赛

芬芳何处寻

苏森阳 七一华源七( 6 )班

本文刊登于楚才报2017年第22~25期

逢了新春,我大抵会回我的故乡。

故乡着实是个小乡县。寒冬不是农忙时节,临冬时,雪自是很大的。每每下了雪,村里的人便在家里祭祖先、拜神仙:这是大人干的事。孩子们呢? 畅快地在雪地里纵横,好似驰骋沙场,一如出征的将军,只惦记着怎么在雪里威风,也全然不顾自己通红的脸了。

村里的冬,很冷;村里的雪,很厚。

可家家户户都把门开着,逢人经过便招呼着进屋喝碗热茶,不似当今的市井,生怕有一丝寒风溜进了家门。孩子们最爱干的事自然就是把头往张家的门里伸一下,把脸往李户的窗前凑一番。或是看见了滑稽的一幕,勾肩搭背地说几句悄俏话,便捧腹大笑起来他们才是最滑稽的呢。

村里的炭火珍贵,在故乡,只有大年初一、初二和初三才全天烤着炭火。在麦穗里、浮冰间疯闹几许,也不顾是哪一家,三五个孩子就吵着、嚷着挤进本不大的门框里,带着寒气在炉边取暖,看着黑白电视机,瘫在沙发上好似一游子归了家。这一瘫,便是一下午,却从不见有大人把任何孩子赶出去。相反,还真似家里来了客人,笑嘻嘻地把炭火填了又填。村头到村尾,似乎都是自己的家了呢。

醒来,不闻焦炭味,只闻到了带着旱烟味的芬芳。

正如炭火一样,粮也是村里珍贵的。

初二的夜里,月光已不再耀眼,似一块琉璃,无暇的白铺满颠簸的归路:不知是哪个老人被星光迷了眼呢他找不到路了。

老头儿!

他愣了一下,转过头,似乎要走,又似乎想留。我疾步过去,硬是把他拽进了家里,让他来与我们共享不多的晚餐咸菜和粗粮摆满了不大的木桌,这的的确确是一顿丰盛的家宴。全家人无一句怨言,如同在用山珍海味宴请来宾。老人也好像真受了宴请,走时还不忘对着星光唱几句戏,然后缓缓离去

餐罢,不闻寒风味,只闻裹挟着劣酒味的芬芳。

芬芳,不必寻,亦是无处可寻。

文章内容新颖,结构合理,细节描写颇具匠心,语言极富功底。如段首将孩子比作出征的将军,将雪地比作沙场,将孩子们在雪地里纵横的样子说成是在沙场驰骋,想象新奇;后面又把月比作琉璃,不说月光铺满归路,而说无暇的白铺满颠簸的归路,用月光的颜色借指月光本身,形象生动。文章乡村生活气息浓郁,富有儿童情趣,读后令人身体舒畅、心灵愉悦。文章自始至终充满着对村民们朴实善良、热情好客的尊敬和热爱,感人肺腑,这是本文的震撼力所在。

查看全部
推荐文章
猜你喜欢
附近的人在看
推荐阅读
拓展阅读
相关文章
热门文章
最新文章
猜你喜欢